您好,歡迎來到百色市民間融資登記服務中心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金融前沿

2018年筑密金融監管籬笆 元旦起多項新規正式實施

發布時間:2018-04-13 16:42:25  作者:  點擊:

2017年,中國經濟在“灰犀?!?、“黑天鵝”的包圍中實現超預期增長。全年經濟增速有望實現7年來首次回升,人民幣匯率升值6.7%,打破連續三年的貶值趨勢,且創2009年來年度最大漲幅。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年內四次上調中國增長預期,并充分肯定中國金融改革成果。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推動高質量發展是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確定發展思路、制定經濟政策、實施宏觀調控的根本要求。在“高質量發展”的愿景下,2018年,中國經濟將走向何方?

資管產品增值稅按3%開征

  根據財政部和國家稅務總局201712月下旬的公告,包括銀行理財產品、資金信托在內的資管產品,自201811日起將按照3%的征收率繳納增值稅。

  這一規定在過去近兩年間數次易稿。在稅率方面,從初始設定的6%降為3%;執行時間上則兩度延期,2018年元旦這一起征點,比最初計劃的時點延后了20個月。一位信托業人士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這主要是為給資管產品管理人一個更加緩和的周期和空間。

  在資管產品增值稅起征時點最終確認后,包括東方證券資產管理公司、華夏基金、華商基金、永安國富資產管理公司、中江信托在內的多家券商資管、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信托公司相繼發布公告,提醒投資者相關產品凈值或實際收益可能將降低。

  不過不同產品稅收也存在差異。多家券商機構研報指出,公募基金行業作為資管行業中最規范的行業,在“營改增”規定下,買賣股票和債券的價差收入免收增值稅,避稅優勢進一步凸顯。而券商、私募等非公募資管機構沒有這一優惠,銀行、保險自營盤等增值稅率相對更高。

  資管增值稅落地標志著資管野蠻生長告終。海通證券姜超團隊分析稱,過去幾年,以銀行理財為代表的資管產品爆發式發展,稅收、監管等制度建設則相對較慢,一方面加速了行業的擴大,另一方面也導致監管套利、剛兌難破、風險積聚,目前資產管理市場規模已超過百萬億。資管新規后資管產品將轉型為凈值型,而增值稅的開征將提高資管產品運營成本,收益率趨降,整體而言,資管產品對于公眾的吸引力將有所下降。

 

資管公司應聚焦不良資產主業

  作為管理資管產品的一大主體,近年數量不斷增加、經營日益多元化的資產管理公司也受到關注。但值得一提的是,資產管理公司的核心角色是處置不良資產。

  元旦前夕,銀監會宣布,近日發布了《金融資產管理公司資本管理辦法(試行)》,將于201811日起正式實施。辦法重點強調的一個方面,就是通過設定差異化的資產風險權重,引導資產公司按照“相對集中,突出主業”的原則,聚焦不良資產主業。

  在此之前,國內資管公司如雨后春筍般崛起的同時,部分“新秀”主業核心能力不足的問題也有所凸顯。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賴小民近期在公開演講中指出,過去不良資產處置行業是一個高集中度的壟斷行業,四大資產管理公司雄霸市場。隨著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的設立,地方資產管理公司參與度逐漸增加。最新數據顯示,全國已成立56家地方資產管理公司。但地方資產管理公司成立時間普遍較短,仍處于發展起步階段,面臨戰略定位不明確、主業核心能力有待提升、激勵機制不夠成熟、關鍵職能和流程不夠完善等諸多挑戰。

  資管公司面對的挑戰還來自于不斷上升的不良資產規模。賴小民指出,不良資產周期性高峰有望延續,僅關注類貸款,未來每年就約有7000億至1萬億將轉換成不良貸款。隨著金融“去杠桿”進程的推進,預計未來兩三年內不良資產總量仍會在合理范圍內緩慢上升,其處置出清還有一段持續過程。

  而經營的一大基石則是資本實力。銀監會在辦法中也提出,結合資管公司業務經營特點,設定適當的資本充足性監管標準,明確第二支柱監管要求和信息披露監管要求,強化監管部門的監督管理和市場約束作用。銀監會表示,辦法的出臺有助于完善資管公司并表監管和資本監管規制體系,提高監管的針對性和有效性;同時有助于資產公司提高資本使用效率,進一步發揮不良資產主業優勢,防范多元化經營風險,實現穩健可持續發展。

 

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交存比例升至50%

  同樣在元旦前發布的另一則新規,指向的是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2017年初央行提出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交存執行10%-24%不等的比例,年底央行進一步將這一交存比例提升至50%。

  客戶備付金被一些業內人士稱作支付機構的“小金庫”,它并不屬于支付機構的自有財產。人大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董希淼舉例稱,“比如我們在網上購買商品后,支付的貨款在收到貨并且做出確認之前,一直會存在支付機構的賬戶上,這部分沉淀的資金就是備付金?!?/span>

  但隨著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崛起,用戶在虛擬“錢包”中留存的余額數目越來越大,第三方支付機構備付金的口袋也越來越鼓,甚至有不少支付機構萌生了挪用的貪念,像銀行那樣依靠“吃息差”來盈利。央行從2010年起就相繼發布過多份文件畫出備付金紅線,并指出客戶備付金存在存放分散、被支付機構挪用等風險。

  其中,央行提到,客戶備付金分散存放,不利于支付機構統籌資金管理,存在流動性風險。而提升交存比例也有可能造成流動性緊張,對此,央行公開市場業務操作室負責人表示,本次調整將采取分步實施穩妥推進:20181月仍執行現行集中交存比例20%,2月至4月按每月10%逐月提高,至20184月才將集中交存比例調整到50%左右。同時,央行也將根據具體情況靈活開展公開市場操作,對沖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交存比例調整的影響,維護銀行體系流動性合理穩定。

  聯訊證券首席宏觀研究員李奇霖分析稱,從當前央行賬戶中的非金融存款來看,備付金大約在5000億左右,提高10%的繳存比例大約會讓銀行損失500億的流動性,如果考慮繳存比例上升后,銀行繳準基數的下滑,銀行流動性耗損會更少,對資金面的擾動不大。

 

每人每年境外提現額度降為10萬元

  在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存在的風險中,還有一個是“支付機構借此便利為洗錢等犯罪活動提供通道”。進一步說到洗錢通道,資金的跨境非法轉移也是監管近年嚴打的目標。

  為完善跨境反洗錢監管,抑制少數違法違規人員大額提取現金,20171230日,國家外匯管理局官網公告稱,日前發布了《國家外匯管理局關于規范銀行卡境外大額提取現金交易的通知》,將此前每人每年每銀行卡取現不超過10萬元的額度,調整為每人每年所有銀行卡累計境外取現不超過10萬元。

  同時,自201811日起,將人民幣卡、外幣卡境外提取現金每卡每日額度統一為等值1萬元人民幣;若個人持境內銀行卡境外提取現金超過年度額度的,本年及次年將被暫停持境內銀行卡在境外提取現金;個人不得通過借用他人銀行卡或出借本人銀行卡等方式規避或協助規避境外提取現金管理。

  之所以調整個人境外取現額度,外管局有關負責人表示,一些個人持大量銀行卡在境外大額提取現金,遠超正常消費支付需要,涉嫌開展違法犯罪活動。“規范銀行卡境外大額提取現金交易,是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反逃稅的必要舉措,可進一步防范銀行卡提取現金領域的違法犯罪活動?!?/span>

  10萬元人民幣的額度也基本可滿足大部分消費者境外取現的需求。據統計,201681%的境內銀行卡境外提取現金低于3萬元人民幣。該負責人同時強調,《通知》主要是規范銀行卡境外大額提取現金,不改變個人便利化年度5萬美元購匯額度,不影響個人正常提取現金和消費,不影響個人用匯便利性。

 

2018中國經濟十大猜想

  經濟增速小幅回落但不會低于6.5%

  在一切圍繞“高質量發展”的前提下,環保督查力度加大,房地產投資和基建投資面臨下行壓力,GDP增速會出現小幅回落,但不會低于6.5%。從三駕馬車看,投資可能承壓,消費有望平穩增長,出口將大概率保持增長態勢。

  從十九大報告罕見未提GDP指標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提出中國經濟要從“高速度”向“高質量”轉型,這些都意味著決策層可能允許在關鍵領域改革和防風險政策持續推進下經濟增速的小幅下滑。

  人民幣兌美元在6.4-7之間波動

  2018年人民幣匯率出現單邊大幅升值或貶值的可能性不大,雙向波動特征將更為明顯。據界面新聞統計,7家機構對2018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預測中值為6.7,波動區間在6.4-7之間。

  從基本面來看,國內經濟增速小幅回落,美國加息、縮表基本確定,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可能呈現前低后高的走勢。盡管有階段性貶值壓力出現,但總體上人民幣匯率將維持相對穩定,外匯市場供求趨于平衡。

  2017年下半年以來,在人民幣匯率企穩回升、市場環境回歸中性的情況下,央行取消了部分前期為抑制資本大幅外流而采取的臨時性管制措施,并基本退出外匯市場常態化干預??梢灶A見,匯率市場化改革正在“進行時”,一些以放松管制、增加外匯交易主體和豐富外匯交易產品等措施為主的微觀措施仍可期待。

  CPI溫和上行PPI高位回調

  受食品價格疲軟的影響,2017年中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絕大多數時間處于“1”時代。不過,近期食品價格已企穩回升,油價迎來一輪上漲走勢,加上工業品漲價傳導效應開始顯現,2018年通脹將面臨一定的上行壓力,全年CPI漲幅或升至2%左右。

  另外,在高基數和需求端逐漸走弱的雙重作用下,工業品出廠價格(PPI)增速已有所放緩。雖然國內去產能與環保限產政策的推進可能會延緩PPI下降的速度,但難改其下行趨勢,預計明年全年PPI同比增長約4%。

  存貸款基準利率或維持現狀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保持中性,這意味著2018年貨幣政策取向不會發生明顯轉變,存貸款基準利率調整的可能性較低。

  不過,為應對美聯儲加息,中國央行有可能繼續上調包括逆回購中標利率等在內的一系列政策利率。在日常流動性調節中,央行也可以靈活運用各期限貨幣政策工具,對市場流動性進行“削峰填谷”,將資金面保持在緊平衡的狀態。

  在“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的大背景下,廣義貨幣(M2)年度增速回到10%以上的可能不大。據界面新聞統計,8家機構對2018年廣義貨幣(M2)增速的預測中值為9.2%,人民幣貸款增幅在11%-12%之間,社會融資預計增長11.9%。

  外貿仍是重要動力但貿易摩擦或加大

  出口回暖是2017年中國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之一。根據主流機構的預測,2018年全球經濟有望繼續向好。作為全球最大貿易國,中國經濟將繼續受益于外部環境的改善,外貿對于中國經濟增長貢獻將大概率維持在“正區間”。

  不過,2018年中后期,外貿不確定因素可能增加。首先,隨著經濟回暖,歐美發達國家在管控貿易分歧方面態度趨于強硬,這一點從美國和歐盟近期針對中國的舉措可見一斑。其次,隨著美國稅改方案的落地實施,全球資本流動或面臨重大調整,進而可能沖擊到現有貿易格局,從而加大各國之間貿易摩擦的可能性。

  同時,以世界貿易組織(WTO)為主的全球多邊貿易體系正陷入低谷,這將放大貿易摩擦帶來的不確定性。需要注意的是,貿易分歧不僅存在于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之間,歐美發達國家之間也存在爆發貿易沖突的風險。

  民營企業處在近年來最好的環境

  盡管下半年民間固定資產投資月度增速較上半年有所放緩,但2018年一季度民間投資可能會迎來一波上漲。對于民營企業,當前的環境可能是近幾年來最好的時候。在外部,全球經濟同步復蘇,出口回暖。在國內,一方面,供給側改革顯效,政府不斷推出減稅降費措施,減輕企業負擔;另一方面,高質量發展階段產生了大量的新投資機會,如技術改造、綠色環保等。

  更重要的是,中央政策也在多個方面支持民間投資。國家發改委明確不得以任何名義限制民間資本參與政府和社會合作項目(PPP)、工信部等16部委聯合發文鼓勵民間資本推進實施制造強國戰略、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落實保護產權政策,依法甄別糾正社會反應強烈的產權糾紛案件。

  需要警惕的是,若是利率繼續上升,價格回升的幅度不能覆蓋利息成本,可能會阻斷民間資本的投資意愿。同時,也要避免因流動性偏緊,使得有投資意愿也有生產潛力的企業融不到資的情形。

  “去杠桿”更加注重結構和效率

  2018年,宏觀杠桿率整體上很可能會延續增速趨緩的態勢,但分部門看,則可能會形成有升有降的格局。

  中央對杠桿問題的政策導向從過去兩年的“去杠桿”轉向“有效控制宏觀杠桿率”,這一轉變表明中央對杠桿的治理理念有所變化。決策層可能已意識到宏觀杠桿率無法在短時間內降下來,因此不再單純強調“去”,而是更加注重結構和效率,但“控制”的大方向并沒有發生變化。

  分部門看,政府部門杠桿率將穩中有升,一來2018年財政政策的“積極”度將弱于上年,二來中央再三表態要切實加強地方政府債務管理;企業部門方面,由于股權融資占比很難在短時間內快速上升,若要金融服務實體,還需要信貸支持,這無疑會加大企業部門的杠桿率;金融部門方面,貨幣環境難言放松,再加上監管新政不斷推出,杠桿率預計延續下降趨勢、但降幅會明顯趨緩;居民部門方面,因為消費結構與習慣的變化,杠桿率還會繼續上升、但會隨住房貸款的下降而減速。

  規范發債將成為地方融資的主旋律

  2017年,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管控被中國政府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在7月召開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中央首次提出“終身問責,倒查責任”。從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透露的信息以及一系列嚴監管措施來看,防范地方債風險仍然是2018年的一項重要工作。

  預計2018年地方債發行總量將較2017年大致保持平穩(2017年全年累計發行地方債約4.36萬億元)。一來,中國已表示要嚴控隱性債務和債務增量,二來,雖然置換債發行接近尾聲,發行量將減少,但專項債發行將迎來新階段。兩者綜合,明年地方債發行總量將保持穩定。

  需要指出的是,無論是一般債券還是專項債,“規范發債”將成為2018年地方政府融資的主旋律??紤]到中國政府開始淡化GDP增長目標,地方政府通過大規模舉債維持投資增速的做法可能將有所收斂。

  金融監管將繼續趨嚴政策進一步細化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將“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列為三大攻堅戰之首,而防控金融風險又是其中的重中之重。因此,我們預計2018年金融監管將繼續趨嚴,一系列監管細則有望陸續落地。同時,在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領導下,貨幣政策、宏觀審慎政策和監管政策將更加協調。

  一方面,宏觀審慎政策框架將進一步得到豐富和完善,從11日起,同業存單將納入MPA考核,綠色金融的納入也正在醞釀之中。另一方面,在金穩委的統一協調下,影子銀行、資產管理行業、互聯網金融和金融控股公司等方面的監管政策可能進一步加強并細化。此外,根據巴塞爾協議III的要求,在穿透式監管下,銀行資本約束壓力或進一步增強。

  2018年很可能是房屋租賃業爆發的起點

  在經歷了嚴密的市場調控后,一線城市、熱點城市房價開始停漲、甚至出現回調。預計明年中國房價整體將以“穩”為主,一線城市房價停漲或下跌的趨勢將向二、三線城市擴展。

  這一判斷主要基于兩方面的原因,一是房貸持續收緊導致居民購房杠桿率進一步回落,二是2018年很可能成為房屋租賃業爆發的起點。剛剛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建立“多主體供應、多渠道保障、租購并舉的住房制度”,可以預見,這將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影響中國的房地產市場。

  總體來看,隨著調控的深入,樓市不會像之前“火熱”,但住房市場回歸理性對中國房地產市場的持久發展是利好。

 

本文轉載來源:北京商報 界面


咨詢熱線:
0776-2836533
在線客服:
客服一
客服二
微信公眾號:
公司官網: www.qhryvz.live

微信公眾號    關閉

手機APP     關閉

GPK电子网址 福彩四川快乐12开奖号 欢乐麻将怎么开二人房 北京赚钱不多但轻松 竞彩北单比分直播 500彩票网靠谱么 任选9场 广东11选5推荐8 雷速体育号如何发送收费比赛 花生日记赚钱篇是什么 极速飞艇开奖直播 球探体育比分苹果下载 空间点击率能赚钱么 浙江飞鱼 手游寿命短能赚钱 乐11选5任选八稳赚码 山西快乐十分